杂食动物
ID: BAI LU SHI JIU

关于

【山花/胡熊】《听说您家有只柴犬》(五)

轻松向 HE 不上升真人


警察白×学生魏

学生胡×学生熊

教师撒×教师何


ε=(´ο`*)最近事比较多,所以更新拖了几天,写的也比较仓促o( ̄︶ ̄)o等没事以后一定补回来嗷~O(∩_∩)O另外从这章开始有一些双北的剧情,但因为是半路开始出现的所以不打tag\(^o^)/另外每个小节之间的排序基本是按照时间顺序


19

 

如果网上搜索“如何照顾醉酒的人”的话,网页会轻描淡写的告诉你:“给他找个能休息的地方就行了”。这句话看起来倒是挺容易,实际上也不难,随便个马路牙子都成,但“如何把那人带到那个休息的地方去”才是Hard模式。

 

胡一天本来想扶着熊梓淇过去,但无奈熊梓淇喝醉以后走路随机的往东西南北歪,胡一天怕俩人一块摔了,索性直接背着他走。幸亏他们的房间就在二楼。

 

“站好。”胡一天放下熊梓淇自己去开门。

 

“哦……”不知道熊梓淇听没听明白他说什么,半闭着眼睛点了点头。结果下一秒他扑通一下子就坐地上了……估计是没听明白。

 

胡一天过去重新把他扶起来,半拖半走的把他弄到床边。然而喝醉的熊梓淇化身抱抱熊,整个人扒拉在胡一天身上,把他俩外套都弄的皱皱巴巴的,像绵绵细雨惊动的湖面。

 

“躺下睡觉。”

 

“好。”熊梓淇边答应边晃荡,但依旧没松手,以至于他俩一个重心不稳一块儿倒在了床上。农家乐提供的床并不是特别软的那种,熊梓淇掏心掏肺的碰了一下子,疼的他嗷的一声:“唉妈呀我的腰!”

 

胡一天觉的自己好像有点理解为什么去年何炅回去想换班长了。

 

“我想喝水……何老师。”

 

“那你放手,我去给你拿。”胡一天说,末了由补了一句:“我不是何炅。”我如果是何炅的话早不想管你了。

 

但熊梓淇没再接话,也没松手,只是呼吸渐渐变得均匀,似乎是睡着了。胡一天试图轻轻的把自己衣服从他手里拽出来,结果适得其反——抱抱熊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反而抱得更瓷实。胡一天往下看的时候只能看到熊梓淇头顶浅棕色的卷发,像是那种经典款的泰迪熊。

 

彻底被当成抱枕的胡一天索性放弃抵抗,佛系到底。

 

其实……他一开始也没有多想抵抗。

 

 

20

 

农家乐的房间条件还算不错,唯一的毛病就是隔音效果太差。太差到熊梓淇在这边闹腾的动静被隔壁正在吃鸡的杨大雨听了个一清二楚。

 

杨大雨本来以为熊梓淇还是按照国际惯例跟何炅一个房间,结果恍惚中好像听到了胡一天的声音,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于是踢拉着鞋走到另一张床旁边,拍拍跟他一个房间也在吃鸡的哥们。

 

“学生会会长,听到没有?”

 

“干么事?你想当学生会会长?可以啊这志向,兄弟给你精神上的支持,正好现在会长就在这地方,你趁着月黑风高夜过去手起刀落把那小子干了,你就是下一个……”

 

“犯罪分子,”杨大雨翻了个白眼,“不是,我是说你有没有听到他声?我怎么觉得他在隔壁啊?”

 

“不能吧,班长跟班导不是住隔壁吗。”那人放下手机,跟杨大雨屏气凝神的听了三秒钟,又抬头看杨大雨:“不过……学生会会长说话什么声啊?”

 

杨大雨还什么也没说,就听到隔壁熊梓淇感情丰富的叫了一声而后又带了一句“唉呀妈我的腰”。

 

杨大雨和室友对视一眼,还是谁也没看明白对方在想什么。杨大雨是想到胡一天说喜欢他们班的人,跟这事一结合,醍醐灌顶,茅塞顿开。他室友就是觉得熊梓淇是不是磕着什么东西了,同情了自己班长三秒钟。

 

“班长……听起来挺疼啊。”他室友说。

 

“现在大一小孩挺开放啊。”杨大雨说。

 

那哥们拍了杨大雨一下:“龌龊!麻烦注意一下你跟一个直男说话的方式!行了行了,赶紧睡了,整天不好好打游戏瞎想些什么……”然后他就不再理会杨大雨,自己睡觉了。

 

但身为八卦小分队一员的杨大雨还是觉得这俩人有情况,所以他就定了一个五点的闹铃,第二天早上打着哈欠去取证。

 

杨大雨走到走廊上,四下看看没人,又趴门上听了会,好像也没动静。于是他轻手轻脚的搬来一张桌子,爬上去以后趴在门上边的那个窗户里往里看。

 

“你干什么呢,大雨?”

 

一道声音略显突兀的出现,吓得杨大雨腿一哆嗦,险些栽下来。他回过头一看是一脸疑惑的何炅。

 

杨大雨干笑了两声,说:“哈哈,何老师早上好啊,我锻炼呢。”

 

“在桌子上?”

 

“啊?啊,对,那个,我练那个……梅花桩,强身健体。”

 

“哦,那我倒是第一次见这么粗的梅花桩。”

 

“我……这不是创新嘛,锐意创新推动科技发展。”

 

“你还是赶紧回去睡觉吧,桌子我给你收拾。”何炅抬头看了看门上的门牌号,挥手赶人。

 

杨大雨也没理由继续呆在这,只能回去了。他刚才只匆匆看了一眼,没看清楚,但好像其中一张床一空着的,而且何炅又在门外,难道昨天晚上何炅和熊梓淇住在一个房间,是他自己幻听了?

 

看着杨大雨走了以后,何炅自个爬桌子上往里看了看,感觉自己真是洞悉一切。

 

“现在这些小孩啊……”

 

 

21

 

魏大勋的班导因为个人原因请了长假,学校就给他们班换了新的班导。这位新班导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是通知全班同学在美好的星期天上午九点来班里开班会。

 

前一天装病博同情成功的魏大勋心情极其愉悦,所以他就通宵打团庆祝了一下,接到班会通知的时候简直生无可恋。

 

但他在摸清新班导套路之前也实在没有公然对抗班导的勇气,所以他还是强打精神爬起来捯饬了一番,然后以饱满的自信和风骚的步伐如同走T台一样到了教室,路上还不忘抓准时机向懵懂的大一学妹抛了几个媚眼,然后这位风一般的男子也恰好用完了最后一口真气,趴在最后一排桌子上立马就睡。

 

“哎,哎……”

 

不知道是哪个不识相的在旁边戳他,魏大勋挪了挪胳膊:“滚蛋,哥困着呢。”

 

“哎哎哎……”

 

但那人就是有种锲而不舍水滴石穿的精神,终于令魏大勋抬起了脑袋。

 

魏大勋半睁开眼,一身剪裁精致的西装映入眼帘。他瞬间就清醒了,蹭的一下子坐了起来,心说不会是新班导吧。结果他再看过去,是一张十分熟悉的脸。

 

“撒大爷?!”纵然撒大爷好好拾掇了一番自个,但他俩毕竟楼上楼下的住了一年多,魏大勋还是一眼认了出来。“您还没老年痴呆吧,咋还遛弯遛了俺们学校来了?”

 

撒大爷一听就不服了:“我这大名鼎鼎海内皆知的风华正茂英俊潇洒的芳心纵火犯老什么年痴呆啊,我给这个班当班导,今天来开会的。”

 

魏大勋记得撒大爷好像是以搬砖和买煎饼果子为业,于是更加确定撒大爷是老年痴呆了,准备一会开完班会带他上医院看看:“拉倒吧,我们学校怎么可能找你当班导啊。”

 

“你是不是也觉得就我给你们当班导太屈才了啊?你们校长也这么说的,但MG大学又没有法学系,我也教不了课呀。”

 

“教啥课啊?你以为自个儿是教授啊?”

 

撒大爷看魏大勋一脸“你可憋蒙我了”的字幕,从兜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简历塞给他。魏大勋打开一看,上边除了一堆各种各样的高大上奖项以外的确有一条“曾任B大法学教授”。

 

“我去,你这深藏不露啊。社会人社会人。”

 

“低调低调,”撒大爷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我问你个正事啊,你是不是留了一级啊?”

 

魏大勋点点头:“嗯啊,咋地了?”要不然我能去年上一年今年又跟你在大一教室里见面儿吗?

 

“那我跟你打听个现在带大二的班导成不?”

 

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魏大勋一听就明白了,脑补了一个撒大爷为了一个前凸后翘的美女穿越大半个中国从北京来到湖南的故事,继而拍着胸脯保证:“不是我吹啊,去年我跟咱们学校里的所有女性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都进行了亲切而友好的交流,就没我不知道的。”

 

“什么女性!我是那样的人吗!一个男老师,何炅,听说过没?”

 

“啊?”魏大勋一脸懵,“那是我去年班导啊。”

 

撒大爷一拍魏大勋:“待会开完班会给我记记电话号码之类的。”

 

然后撒大爷走上讲台开班会:“同学们,我是你们的新的班导撒贝宁,在短短的时间内,我已经跟我们班的同学进行了简单的接触。我发现,我们班的魏大勋同学,品学兼优,根正苗红,大家要多向他学习,别愣着啊,先鼓会掌……”

 

 

22

 

撒大爷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从好好学习谈到人生哲学,又从人生哲学谈到社会主义,魏大勋听的头疼,顺手摸出了手机,又顺手登上论坛瞅两眼。

 

【37L 学霸笔记:小哥哥哄你了咩,楼主?】

 

【38L 非常学案:楼主失踪了,没有楼主的第好几个小时,想他o(╥﹏╥)o】

 

【39L 知识清单:巴啦啦能量,特溜召唤术,召唤楼主!】

 

【40L 创新设计:难道楼主已经成功了所以不来了?】

 

【41L 相看两不厌符号看象限:整什么没用的啊,没有什么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

 

【42L 一课三练:楼上ID……都是腰间盘怎么就你这么突出?】

 

【43L 楼主 回复 学霸笔记:哄啥哄,昨天我一放下手机就觉悟了,人家长那么好看还给我送粥,我凭啥生气啊?而且那种画风适合我这种纯爷们吗!?】

 

【44L 楼主 回复 创新设计:差不多成功了吧,毕竟哥这人格魅力也不是吹的】

 

【45L 创新设计 回复 楼主:真当小哥哥不上论坛系列/凝视】

 

【46L 楼主 回复 相看两不厌符号看象限:我们以前吃过火锅啊,但好像没啥用QAQ】

 

终于撒大爷讲完了,让大家回去休息。

 

魏大勋收起手机,准备去食堂凑合顿午饭,忽然手机一阵震动。他解锁屏幕瞅了一眼,发现是那个“相看两不厌符号看象限”的ID又回复了他一条消息——

 

【如果有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事,那就两顿,没有菌类的那种火锅。】

 

过来要何炅电话号码的撒大爷往他屏幕上瞅了一眼:“什么玩意儿啊,还相看两不厌符号看象限。”

 

“那应该是啥?”魏大勋回着帖子随口问了一句。

 

“李白的《独坐敬亭山》。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年轻人多读点诗,别被这些改编的带沟里。……你发什么愣啊,那啥,何老师的电话号码呢?”

 

 

23

 

怀疑自己发的贴子被白敬亭看见了的魏大勋半是心虚半是激动的给正主打了个电话,也许白敬亭正在玩手机,电话嘟嘟了两声就接通了。

 

原本想在拨号的时间思考一下具体怎么说的魏大勋没想到他接的这么快,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白敬亭那边“喂”了好几声他才缓过神来。

 

于是魏大勋用了一个约饭的万能开头:“小白你在哪啊?吃饭了没有?”

 

“还没呢,我现在在MG大学。”

 

“唉呀妈呀忒巧了,我也搁这呢!有缘啊!哎,你是不是特意来看我啊!?太感动了太感动了……”

 

真·听不下去了的白敬亭忍不住打断了魏大勋那边感谢天感谢地感谢你的东北味单口相声:“就是MG大学有一个心理学的讲座。”

 

“哇,你都来我们大学开讲座了啊?!这么厉害,不愧是……不愧是……”魏大勋忽然不知道往后边接点啥,说媳妇吧他怕白敬亭撂他电话,说朋友吧显得太普通了,那边白敬亭也不急,就等着他慢慢想。

 

魏大勋最终想出一个既不过分又指向十分明确的宾语——“楼下的对门邻居”。

 

电话里传来一声轻轻的笑声。“得了吧您。我大学时候的一个同学是MG大学的助教,负责接待那个教授,但他突然有事,我过来替他半天班。”

 

“这样啊,那你完事了没有?”

 

“他还在里边讲着呢,估计还有十分钟左右吧。”

 

魏大勋掐指一算,学校跟心理学的专业系楼、阶梯教室应该靠着北门比较近。

 

“那我到北门等你,待会咱俩吃饭去呗?”

 

“行吧。”

 

 

24

 

白敬亭估算的时间确实不错,他挂了电话以后十来分钟教授就结束了讲话。然而结束之后却有一群学生挤到后台找这位教授握手提问、合影留念,教授走的是亲民路线,有求必应,一来二去的过去了将近二十分钟。

 

所幸后来白敬亭那位同学回来了,接了他的班,带着教授一行人去餐厅。

 

折腾完以后白敬亭往北门走的时候已经比约的时间过了小半个小时,大老远的他就隐隐约约听见魏大勋肆无忌惮的笑声。等到他走近了点儿,只见魏大勋坐在传达室门口的台阶上,看门大爷坐着一个小凳子,俩人一个一口大碴子味的普通话,一个一口塑料味的普通话,聊得正欢。

 

魏大勋跟大爷侃天侃地的,但眼睛却没闲着,远远地就看见了白敬亭,冲他猛招手。

 

“大爷那我们先走了啊。”魏大勋跟大爷到了声别,大爷挥挥手,嘱咐叫他俩路上慢点注意安全,魏大勋应了声,揽着白敬亭就走,好像一点也不介意他迟到的事。

 

白敬亭熟稔的拍掉魏大勋搭在他肩上的手,他觉得自己还是得解释解释自己迟到的事:“刚才有几个学生找教授提问耽误了点时间。”

 

“哦,我还以为你找不着北门呢。”魏大勋的关注点似乎根本就不在他迟到上。

 

“我也是MG大学毕业的。但以前只开南门和西门,北门是最近几年才打开的。”

 

魏大勋一听来劲了,顺手把手又搭在了白敬亭肩上:“那你是不是不知道为啥呀,学长?我跟你说啊,以前咱们学校只开南门,学生从南门走出去的时候叫‘人才难(南)出’,但现在我们这种精英都是走北门,叫‘人才辈(北)出’。厉害不?刚才大爷跟我说的。”

 

白敬亭默默翻了个白眼,但懒得再把魏大勋的手打下去一回了。

 

他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到了魏大勋推荐的那家火锅店,这时候店里客人很多,但好在店面够大,他俩也不至于没位子。

 

服务员带着他俩去二楼,结果刚上楼梯就听见有个人喊了一声“小白”。

 

白敬亭往人群中扫了一眼,只见潘粤明乐呵呵的朝他招手,他旁边是五个警局的同事,他们拼了两张四人桌,刚好剩下两个位子。

 

于是潘粤明就招呼他俩:“哎,正好我们也没开始吃,你俩直接坐这得了,再添上几个菜,也省得麻烦了不是。”

 

魏大勋老大不愿意,本来自己这是一次充满着粉红泡泡(?)带着那么一丢丢约会气息的约饭,这下跟他们六个一搭伙不就成聚餐了?

 

但他估摸着白敬亭也不会拒绝,于是就认命的准备坐下。但他还没挨着凳子,白敬亭就搁旁边扯了他一把。

 

白敬亭一指魏大勋:“他吃饭不老实,给你们吃的满桌子都是,怕影响你们食欲,我俩还是单独一桌吧。”


评论(9)
热度(79)
  1. Judy白露酾酒 转载了此文字

© 白露酾酒 | Powered by LOFTER